病毒独白

我已经来叫停了您找不到制动开关的机器。

paru dans lundimatin#, le 27 mars 2020

我们是你们的远祖,资格相当于石头和藻类,远过于猴子。无论您身在何方,我们都在您身边。如果您在宇宙中只看见和您相似的,那可太糟了!但最重要的是,不要再说是我杀了您。您不是因为我在您肌体内的行动去世的,您是因为缺少同伴的照顾才死亡。

如果您对您的同类不是像对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一切一样贪婪,您仍有足够的床,护士和呼吸机,以便在我对您肺部的破坏下幸存。如果您没有把老人们扔在条件恶劣的养老院,没把健康的人堆在狭小的钢筋混凝土房间。如果您没有改变这个直到昨日还是一个繁荣、混乱、无限人口稠密的世界或者说许多个世界的疆域,将它变成一片关于相同和更多的单一文化的巨型沙漠,我是无法迈向征服整个星球的喉咙的道路的。如果你们没有在整个二十世纪几乎全部成为单一且不可持续的生命形式的冗余副本,您将没必要准备像甜蜜文明的糖水里被遗弃的苍蝇一样死去。如果您没有让自己身处的社会如此空旷、透明和抽象,相信我,我是不能快如飞船地传播。我只是来执行您早已对自己宣布的惩罚。原谅我,但您清楚,是谁创造了这个词:“人类纪”。仔细的看看我吧,我只是死亡统治的背面。您过去把一切灾难的荣誉据为己有,现在您实现了愿望,宣布放弃可就太迟了。在您之中最诚实的人明白,除了您的社会组织,您对“大规模”的狂热和您的经济,以及您对体制的盲目,我没有其他帮凶。只有体制是脆弱的。 唯一脆弱的是旨在控制,扩展和改进的东西。仔细看看我吧:相比统治一切的死亡我只是一个次要方面。

停止非难我、指控我、追捕我,为了反对我吓瘫自己。这都是幼稚的。我为您提供一个转换的视角,生活中内蕴智慧。不是只有主体才能支配记忆或者战略,不是只有君主才能裁决。细菌和病毒同样具有威能。因此视我为救主而非掘墓人吧。随便您信不信我,但我已经来叫停了您找不到制动开关的机器。我已经来暂停了把您当作人质的机制。我已经来证明了“常态”的畸形。“把我们的食物、我们的保护、我们的救助能力让给其他人是疯狂的”…“没有预算限制,健康就没有标价”:来看我怎么叉开你们统治者的语言和精神吧。来看我如何把统治者们带回他们所沾沾自喜的,真正卑鄙的小投机者的队伍吧。来看他们如何突然之间表明了自己不仅是废物,还是害虫吧!您不过是他们系统增殖的支撑者,比奴隶还不如。即使浮游生物都有比您更好的待遇。

但是请您不要忙于对他们横加指责,将一切归罪于他们的无能。指控他们漠不关心其实已是对他们的高估。更多地问问您自己,您怎么发现任由他们统治您竟如此的舒服。赞颂中国模式的功勋并反对英国模式,支持帝国法学家的解决方案反对自由达尔文主义者的办法,这是对两者和两者的可怖双双一窍不通。从魁奈开始,“自由主义者”一直渴慕地觊觎中华帝国,现在他们继续眼红。这是连体婴儿。一个把您关在自身利益中,另一个把您关在“社会利益”中。他们总是来打破唯一不虚无的的境况: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们爱的人,照顾好我们爱又不认识的人。不要理睬那些带您入坑的人,他们宣称可以让您离开:他们只会给您准备一个更完善的地狱,一个更深的坟冢。如果可能的话,他们还要带着武器在冥界巡逻。

你们特别要感谢我。没有我,他们岂非还能继续把这些曾经不容质疑、现在却突然宣布悬置的事物包装成必要的?全球化,竞争,空中运输,预算限制,选举,竞技体育表演,迪斯尼乐园,健身房,大部分商贸,国民议会,学校爆满,群众集会,基本的办公室工作,所有这些狂热的社会交往,无非是大都市原子的孤独焦虑的反面。一旦必然性状态显现出来,上述种种就都不是必然的了。你们要感谢我在接下来的几周对真理的证实:您将要最终过您自己的生活,不再有那千百脱身之计,它们帮助您忍受着忍无可忍,无论是好是坏。您从未真正进入过您自己的存在,而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您不知道您已经被置于套子里面。从今以后您将和亲人一起生活,您将住在自己家,您将停止在通勤中迈向死亡。您可能恨自己的配偶,您可能恶心自己的小孩,您可能恨不得炸掉您日常生活的美丽假象。说实话,生活在这些疏远的大都市里,您已不再置身于世界之中。您的世界从任何意义上都已不再宜居,在不能逃避的情况下。丑陋已赢得了如此之强的存在,以至于您非得用运动和娱乐麻醉自己。幽魂在众生中为王,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如此有效,以至于不再有意义。为所有这些感谢我吧,欢迎来到人间。

多亏了我,在一段没有期限的时间中,您将不再工作,您的孩子将不再去学校,但这和假日相反。假日是我们在等待正常返工的时候必须不惜一切去充盈的一段时光。但现在,多亏了我,在您面前打开的,不是一段规定的时间,而是一个无限的缺口。我让您不再劳动。没有什么能够告诉您之前的非-世界将会回来。所有能盈利的蠢事大概都要停止。由于没赚钱,有什么比不付房租更自然的?反正银行也没法工作,为什么还把支票寄给银行?最终,活在一个甚至不能栽培菜园的地方,不是等于自杀吗?没钱的人也不会因此停止吃饭,况且枪杆子里面出面包。你们感谢我吧,我将构成您存在的心照不宣的岔路口置于您脚下:经济,或者生活。一个历史性的问题,看您选了。要么政府把例外状态强加给您,要么您自己去发明。要么您致力于开辟新道路的真理,要么您就是案板上的鱼肉。要么您就利用现在我给您的时间,根据当前崩溃状态的教训去塑造一个世界,要么这个世界就将崩溃地更彻底。灾难将在经济停下的时候停止。经济就是灾难。这句话上个月还只是一个论点,现在已经是事实。所有人都看到需要多少警察、监控、政治宣传、后勤和远程办公才能掩盖它。

在我面前,别屈服于否认与恐慌。不要向生命政治的歇斯底里让步。接下来几周将是可怕的,难熬的,残酷的。死亡之门大敞四开。我是生产的灾难中最灾难的产品。我来,把虚无主义者们化为虚无。这个世界的不义从没这样明显。但我将埋葬的是一个文明,不是您。想生活的人需要自己形成新的习惯,他们自己的习惯。对我的躲避是这一重新发明的机会,一种新的距离艺术。问候的艺术,一些短视的人从中看到了体制的形态本身,将再也不服从于任何礼节。它将在我们的存在中留下痕迹。不要为“他人”,“人民”,或者“社会”这样做,而是为了您自己身边的人。照顾好您的朋友和爱人。和他们一起反思一种正义的生活方式。建立并扩大一种良好的生活关系,我将没法伤害你们。这不是号召你们成批地回归纪律和惩戒,而是回归警觉。不是要终结无忧无虑,而是要终结轻忽。还剩下什么别的方法来提醒您,救赎就存在于每一个行动,存在于微末之中?

我不得不屈服于事实:人类只问那些不得不问自己的问题。

[ Monologue du virus مونولوج فيروس Ο μονόλογος ενός ιού What the virus said Viruksen monologi 病毒独白 Monolog eines Virus’ Monólogo do vírus Monólogo del Virus Monologo del virus مونولوگِ ویروس ウイルスの独白 Վիրուսը Խոսում է ]

lundimatin c'est tous les lundi matin, et si vous le voulez,
Vous avez aimé? Ces articles pourraient vous plaire :